<dd id="kieib"><address id="kieib"></address></dd>
      <nav id="kieib"></nav>
        <dd id="kieib"><td id="kieib"></td></dd>
          學生  |  教工  |  校友  |  考生  |  訪客   
          English?

          學術學者學生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學術學者學生  >  正文

          【中國水利報】?派特瑞·朱蒂 鄭曉云:水衛生成為芬蘭現代化發展的重要基石

          作者:?派特瑞·朱蒂(P.S.Juuti)、瑞卡·扎加拉(R.P.Rajala)撰文 鄭曉云翻譯   編輯:鮮文濤    來源:中國水利報  發布時間:2021/04/29

          19世紀芬蘭城市中的運水車 鄭曉云供圖

          現代芬蘭城市中的水塔 鄭曉云供圖

          芬蘭水衛生發展的歷史并不久遠,雖然在中世紀已經有了水衛生發展的痕跡,但是直到19世紀中后期才開始進行現代水衛生設施的建設。經過近200年的努力,芬蘭的水衛生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成為北歐國家中水衛生設施較為健全的國家。

          早期水衛生設施始于中世紀

          在中世紀,歐洲隨著羅馬帝國的終結導致了帝國供水系統崩潰,進入了各個國家和城市分而治之的時代。

          中世紀的芬蘭,城鄉建筑基本都是木質結構,石結構的建筑到17世紀都不超過100棟。在普通的鄉村和城鎮中,供水主要靠水井取水和小販用水車拉水販賣,糞便和污水自由潑灑或是用木桶收集以后賣給農民作為肥料。因此,水衛生設施主要建設在堅固的石頭建筑中,這是芬蘭最早的堅固性水衛生設施。

          在中世紀,瑞典和其腹地芬蘭修建了許多修道院和用于防御及皇室居住的城堡,配有以水井為主的供水設施及廁所。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是12世紀80年代建于奧拉約基河入??诘膱D爾庫城堡。該城堡是在一個戒備森嚴的營地中建造的,同時建有一口水井,被認為是芬蘭現存最古老的一口井。今天這口水井仍然存在,水質清澈。再如建于13世紀末的哈米皇家城堡,其中就建了一口深12米的水井,水井的井壁都是用石頭砌成。同時,在這些城堡和修道院中都建有廁所,皇家成員和一般的工作人員都有自己的廁所。但是這個時期的廁所大部分并不是沖水廁所,而是建在墻壁上向外自然排泄。15世紀末期修建于今薩伏林納市的奧拉維林納城堡,就修建了芬蘭可考的第一個沖水廁所,利用海平面的潮水進行沖刷。這些都是芬蘭最早的衛生設施。

          現代水衛生設施始于19世紀中后期

          19世紀中期以前,芬蘭城鎮供水設施短缺,居民主要通過普通的水井或在河流、湖泊邊修建的防浪堤上取水。城鎮中沒有公共污水處理設施,生活污水的經費支出多由市政局承擔,這是一項負擔沉重的工作。

          當時芬蘭城鎮規模一般很小,人口擁擠,衛生條件較差。為了改變這種狀況,19世紀后半葉,受英國和法國工業化城市的理論和實踐啟發,芬蘭引入了現代城市規劃。時任英國公共衛生署長的埃德溫·查德威克和巴黎城市改革者喬治·奧斯曼明確指出,城市環境可以通過供水和下水道系統以及在城鎮內為涌入的農村人口建設避難所進行改善。然而,當時芬蘭主要由教區或小型議會選舉出的市長、委派的收稅官、治安官管理,沒有完善的市政管理系統,因此沒有實際的地方政府來實施這些社會服務,地方一級城鎮的水衛生服務主要由私營企業家負責提供。對于國家來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通過立法,而芬蘭在1875年之前都沒有頒布過相關的地方政府法令。在西方國家中許多現代供排水系統最初是建立在建筑業配套或特許經營模式的基礎上。然而到了20世紀初,市政局很快就接管了城鎮供水和排水系統。例如,德國城市中心93%的供排水系統是屬于市政系統,瑞典和芬蘭所有城市供排水系統也是相同的,由市政局建設管理。

          現代水衛生發展的成就

          1866年,應參議院要求,芬蘭提出了建立赫爾辛基自來水廠的建議。企業家W.A.艾伯格提出兩項單獨的建議來實施已獲批準的計劃,并于1871年獲得了一項特許經營權,同時他還獲得了一項有償供水的特別許可,這個特許經營權期限長達75年。然而W.A.艾伯格卻沒有采取任何行動,1872年夏天他將租賃權賣給了來自于柏林的海王星公司。新公司開始建設自來水廠,但由于歐洲經濟衰退,項目無法如期完成。于是,市政府購回了特許經營權。1876年芬蘭的第一家自來水廠在赫爾辛基建成,幾乎同時建立了相應的污水處理系統。

          在坦佩雷,實業家馮·諾特貝克于1865年應市政局的要求建造了一條供水管道。他提出建設短距離以及覆蓋整個城鎮的管道網,并提出實業家拿錢,城市承擔一切風險的條件。該城市拒絕了他的投標,并開始在市政管理下發展供水工程,由市政府承擔責任。起初,這座城市在1882年建造了一個低壓重力水系統,1898年又建造了一個高壓系統。此外,芬蘭火災保險公司也為供水服務作出了重要貢獻。滅火對水的需求刺激了市政局和火災保險公司建設城鄉供水系統的積極性。到1917年芬蘭完全獨立時,已經在16個城市建立了供水和排水系統。

          在建設供排水系統的同時,城市糞便處理也成為水衛生發展的重要環節。在19世紀末,抽水馬桶被視為解決衛生問題的一種方案,但在當時抽水馬桶是違反城市衛生條例的,因為傳統廁所是建在室外的,而建在室內的抽水馬桶可能會污染環境。坦佩雷等城市甚至有過關于抽水馬桶必要性的激烈討論,很多人認為傳統廁所可以為農田種植提供肥料,支持者則認為抽水馬桶比傳統入廁方式更為衛生。直到1883年,芬蘭第一個合法建造的抽水馬桶在芬蘭銀行的室內建成。當時,在赫爾辛基的大多數公寓樓里都建了水沖廁所,但是直到1906年室外廁所仍然受到人們的青睞。

          20世紀初隨著供水系統建設引進水凈化技術后,芬蘭公共衛生狀況得到改善,除了1918年內戰期間發生過少數流行病病例之外,傷寒病的發病率有所下降,城市中嬰兒的死亡率也下降了。相比之下,在農村,由于缺乏水衛生設施,嬰兒死亡率仍然居高不下,使得城市成了更有利于人們健康的居住之地,很多人紛紛涌入城市,盡管帶來了一些問題,但也推動了芬蘭城市的發展。

          總之,把水衛生事業作為公共事業,有效保障了水衛生設施的建設規模和建設效益,有力保障了城市發展和民眾健康,減少了疾病流行,提高了人類壽命。研究發現,芬蘭人的平均壽命從1900年的42.8歲增加到2018年的81.4歲。這種變化是多種因素作用的結果,但水衛生包括組織良好的供排水系統的發展在其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在芬蘭的現代化過程中,水衛生是重要的基石。目前,芬蘭正在積極抗擊新冠疫情。經過調查研究,過去近200年來逐漸完善的水衛生系統在這次應對新冠疫情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這也充分展示了水衛生對于人類抵御疾病流行的重要價值。

          (作者系湖北大學客座教授、芬蘭坦布雷大學教授,本文由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鄭曉云譯)


          原文鏈接:http://www.chinawater.com.cn/newscenter/jlkt/202104/t20210420_763817.html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南方双彩官网